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彼岸花开,此岸忧伤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城市与农村  

2010-08-22 14:22:47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奶奶家本来是交通不便利的小村子,可是在几年前修建起了道路,让车子能畅通无阻的开到村口。可是我们大多数人家都住在村子的上方,还是要走一段“楼梯路”的。可是最近,泥泞路开发成了水泥路,我们家门口也有了水泥路,这样一来,就不要走“楼梯路”了。可是我和妹妹并不为此高兴,因为那条路,不见了。

在好几年前,本来那条最基本的道路也没修建起来,就在我家门前,还全是泥泞路。泥泞路中央长着绿绿的,高高的小草,把路分成两节。走在泥泞路上,让草搔着小腿,痒痒的,舒服极了。旁边还有许多疯长的狗尾巴草,野雏菊和芦苇。那时,我和妹妹就经常漫步在这泥泞路上,摘摘这些可爱的花草。摘不到的,就对两个奶奶嚷嚷,奶奶们就会帮我们去摘。偶尔也上上竹山,编一顶竹冠。那段日子,简直是纯农村的生活。

后来,公路修建起来了,那些日子也一去不复还了。让我们庆幸的是,我们还有一小段美妙的泥泞路,那里也有疯长的小草和各种野花野草,家门前也还拥有一块纯净的泥土地,那里到处都是狗尾巴草。虽然修建起来的公路旁边仍然有各种花花草草,竹山也依然存在,但在那里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宁静,常有汽笛声传来,显示出了城市的喧闹。再后来,连那一小段泥泞路也修建起来了,家门口前的狗尾巴草也不见了,而那些特别高的小草,更是被铲除了。唯一一段幸存的路,那是通往山上的路,平时我们也不常去走。而那段属于我们自己的泥泞路,再也没有回来。虽然花草依然在,竹山也没改变,路下的田野也涛声依旧,可是从前那种感觉,却再也没有了。

也许和我外婆家比起来,我奶奶家还算的上幸运。我外婆家,因为有百丈飞瀑风景区的缘故,更是早早的开发起了公路,就连很里面的深山也是水泥路。更糟糕的是,我奶奶家周围至少有一些花花草草,可我外婆家呢?除了极少的地方外,基本都是两边都有建筑物,植物只有在特定的地方才有。若是去掉植物,开阔道路,增加路灯,改造房屋,也许这里还会被人误以为是城市呢。

如今,建设新农村已经成为一种口号,让每个农村都一体化。看看“富农村”典范滕头吧,那个村子,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小型城市,甚至比一些城市建设还要好。如果不是人口面积关系,它完全可以称为“滕头县”或者“滕头市”,“而不是“滕头村”。

曾经有人说,在未来社会中,农村和城市将没有差距。也许这是代表我们富裕的好事,但是在我看来,这绝对是一场对于农村毁灭性的灾难。农村之所以叫农村,不仅仅是因为它人口少,面积小,更因为它有着泥泞路,有着自然景色,有着田园风光,恰恰这些又是浑然天成的。如果农村都是水泥路,树木也像城市那样种在固定的方框里,大街上车水马龙,安装着气派豪华的霓虹灯,那么,它已经不能叫农村了。城市和农村,是两种不同的风格,在改善农村人生活的同时,为什么要将环境也改变?如果农村和城市真的没有了差距,那也许农村将会成为历史,成为发黄陈旧书卷上的一页,甚至我们的子孙后代,都不知农村为何物,这才是真正的悲哀。

城市,繁华,喧闹;农村,宁静,自然。两者都处于一个极端,都有着自己的风味。不要让城市与农村同化,也不要让农村与城市同化。让城市的繁华与喧闹以它自己独特的方式持续下去;也让农村的宁静与自然,不因为“不方便”而被城市同化,让它用自己风格,一代一代传承下去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