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青子衿的博客

彼岸花开,此岸忧伤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、更教明月照流黄  

2016-05-02 11:32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恰是草长莺飞的时节,薄薄的阳光带着微寒。子青斜倚在柳树旁。看着她的儿女咯咯地笑着,飞快地跑着,手里的风筝高高飘起,直直穿入云层,延伸到天的尽头。纸鸢纸鸢,鸢矫健而纸脆薄,既翔于晴空,又束缚于游丝无力。

        原来她竟也有儿女承欢膝下的时候。       

吴王走了过来,也静静地看他们追逐,说道:“这季节,最是适合放纸鸢不过了。常听人说,游丝断而纸鸢归乡,你来江南这许多年了,可还念着北边么?”

子青从容答:“大王可忘了,妾虽生于北地,祖籍却是江南,如今得以叶落归根,终老于此,岂非妾及时修来的造化?”

吴王笑道:“却是孤健忘了。孤看他们放这纸鸢放得如此开心,不由得想,不知北边是否也有这习俗,在春日里教小孩子们高兴一场。”

子青的轻抚着柳树粗糙的树皮,北地山水,向来少有这垂柳,因而如“未若柳絮因风起”也只得出自江南。她陡然生出了几分迷茫:“北边……自然也放纸鸢。只是不是在这白日里,而要在有月亮的夜晚,在月光下放的。妾虽来江南多年,却总是记得纸鸢应飞于明月下,见蓝天上的纸鸢,总觉得有几分怪异。”

吴王仰头,目光落在了碧空中的纸鸢:“心中有明月,是以不敢忘。”

 

子青深吸一口气,不再看着孩子,而是直视着吴王深不见底的眼睛,突然问道:“妾有一事,想请教大王。”

“乱世之中,何为仁?何为礼?何为恩?何为义?有恩而不报,可谓不知礼?有仇而相投,可谓不知义?大仁大礼,可否正纲常?大恩大义,若从之则何为先?”

“乱世之中,何来仁?何来礼?何来恩?何来义?”吴王淡淡答道,“所谓礼乐,自乱起则灭,如国宁则略复。无太平则无仁礼,居乱世则向仁礼,处兵戈则念仁礼。乱世之恩义仇怨,置于烽火硝烟间,长于兴亡盛衰时,早已了无意义。无恩怨则无羁绊,无羁绊即可处安然,处安然,则中原九州,塞北江南,尽可为吾家。”

他话锋忽然一转:“孤自徽州起兵,于淮南江南百战。背信弃义之事,早已寻常。”

子青微微低头:“妾并非此意。”

“但孤却不曾后悔。孤只知,江淮百姓安宁,扬州富庶如盛世,魏兵无南侵之力,闽粤无北上之能。纵然背信弃义之人天厌之,孤也愿身遭天谴之责,而换一世太平!”

“仁礼恩义,向来是最无谓之事。寻其本心而为,错而无怨,败亦无悔。”

那样铿锵有力的声音,让子青蓦地一震。吴王那睿智的目光穿透了望不到尽头的江水,又仿佛对她的旧事了然于胸。这样的男子,胸怀坦荡,光明磊落,方是天地间的真豪杰,方能纵横于这浩浩天下。

本心而为,她孤身赴吴,到这陌生的祖地,也是顺着本心罢。

那么那人呢?昔日壮志凌云,一朝醉酒孤苦,是身不由己?还是依照自己的本心?可若是依照本心,那为何还会生出彻骨的绝望?

他是那样清醒的人,却又那样的糊涂。

 

子青声音微颤,继续问道:“那若是客将,可会于新朝难以自处,而无立身之地?”

“客将?”吴王有些意外,“客将二字,开始便已低人三分。客将事新朝,若握重兵,则同袍忌主上疑,鲜有再立奇功者。何况鸟尽弓藏所言不虚,身为客将,自是更需谨慎。”

吴王叹道:“虽有那聪明过顶的人,愿学鸱夷子泛舟五湖,虽可得善终,然余生凄凉,梦忆疆场,吴钩凌烟,却再不可望了。”

子青无意识地揉碎了柳叶,微凉的汁水漫上指尖。她恍然忆起,昨日听到那消息时,她正看着那两柄长剑,两柄再无用处的长剑。

双剑被尘封箱底,算来也有些年月了。她总是不敢看,她总是不愿意看,只是现在却又忽然有了勇气。她缓缓将它们从剑鞘抽离,那原本明亮如镜的剑上,早已爬上斑斑驳驳的锈迹。一点干净的地方都再寻不到了,曾经饮血的剑锋被染成黯淡的灰红,不见沙场,则双剑也生出了倦意。

再好的剑,也会生锈的。

夕阳漫上来,照不见旧人。

这个时候,那消息忽然就到了。

子青用力推剑回鞘,竟不觉有任何波澜在心上泛起。她一直以为自己会难过,会落泪,会思念会梦见那人。可现在,却只有释然。

或许是因为她知道,上天终于稍假颜色,成全了他仅有的奢望。

醉生梦死,不如死。

 

“阿姊,阿姊。”

她的儿子笑着跑着,追着前面的女孩。子青忽然又有些恍惚了。曾几何时,也有少年那样唤她,那样微笑着看她。只不过,那一切都久远如前生,她欲忘却又不忍忘却的前生。

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

“阿姊,阿姊,阿姊……”

她的儿子依旧跑着,跑着,转瞬之间,就跑过了那漫长的十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